隨筆 - 平庸

2020/10/17

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接受自己平庸的那刻是怎樣的心情?


有人說,是從一個意氣風發的少男少女,變成一個被生活、社會毒打過後油膩中年
有人說,感覺如釋重負,不必再跟親朋好友比較、裝逼,而不是裝模作樣的謙虛
也有人說,人本來就是平庸,只是年輕給與我們太多的希望與幻想


真正的快樂與成就
非物質與地位,而是擁有多少朋友親人和笑容
那種無形的支持才是真正的資產
能讓人打從心底地愉悅
歡樂到老

我想那是努力的意義


我前幾年一直有個夢想,想去日本一家繪圖公司上班。
那陣子因為有了目標,生活很有衝勁。
是自信的希望成為我的動力,我覺得我每天都在進步,
進步的自信又再次反饋我前進的動力。
此時此刻,我的內心是驕傲的,似乎我不是之前那個一事無成的廢物,
我看著身邊的同事,我努力證明我非凡人。


在前公司待了約一年跳槽後,
我知道我一定會有工作,我也如願成功找到了工作。
然而此次的跳槽,卻讓我迷失了方向,一切的感覺似乎都變味了。


也許是前公司人少視野小,
在大公司這裡一切如此自然,
有能力的人光芒萬丈,
有資本的人也靠著自己的資本過著我望塵莫及的生活,
他們心態比我輕鬆不少,吃喝玩樂生活一樣不少,
每個人都理所當然演繹著自己的每一日。
我越來越覺得,我真的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似乎又沒有了希望,沒有值得憧憬的東西。
我非凡人?不過是年少無知的錯覺而已。


接受自己是一個庸人這個過程非常痛苦,
一時勸說自己,生來便是庸人,坦然接受便是。
一時又鬥志激昂,只要努力,我就可以回到原來天之驕子的位置上。


不斷的否定自己,不斷的否定自己,
就像從一個極深的懸崖落下,你知道自己會摔死,
但落地摔成泥的那刻總是在你眼前一直不到,
又像是陷入了泥潭之後,任你怎樣用力都毫無用處,
你還是在不停的被泥潭吞沒。
這種撕扯讓我每天都在劇烈的內心煎熬中。


我平庸麼?
不,我連平庸都算不上,只是還剩下那可憐的自尊心,
我覺得自己越來越低,低入了塵埃。
要真能跌入被烈火焚化倒也得了解脫,
可是這種焦慮與自我否定和對未來一片迷茫的狀態仿佛永無止境。


沒有打破現狀的能力、沒有徹底崩潰炸了他媽的一切的勇氣,
也許這就是我為什麼平庸的原因。


//


高曉松的作品有句名話:這個世界不是只有眼前的苟且,還有詩與遠方。
如果在現實中,這兩個順序沒有顛倒的話。


我們總有這樣的經歷:
曾經覺得世界好大,做夢都在幻想著詩與遠方,
後來文言文詩詞背煩了,也沒能成為李白、杜甫;
曾經覺得未來好遠,二十多歲的成年人自由又快樂,
後來十六歲了,再後來又二十歲、三十歲了,
成年人的事情太多,很多時候連想睡個午覺的時間都沒有。


年少時,因為有父母為我們撐起了保護傘,
是他們遮風擋雨,負重前行,
所以我們才有時間、精力放在學習新鮮事物上,做天馬行空的日夢。
但時間會走,人會老,我們必須接過擔子傳承,
必須學會與菜市場大媽互懟殺價的技能,
必須每個月面對信用卡賬單叫醒我的生活,
必須提早適應當老闆主管叫我們滾蛋的時候,
還要哈腰下氣不敢像年輕一句老子老娘不幹了大不了跳槽的那一天。


//


年紀越大,越來越恥於回答夢想。


“被親手放棄的夢,我也在深夜的夢裡想過。可是夢醒了,我就不敢想了。
我還要吃飯,我沒有殷實的家庭背景,我唯一能做好的就是我當下的工作”


也許再過個十年,碰見的人有不同的身份,偶然的機會,有那麼同樣的一句話:
“嘿!吹雪,你還記得你的夢想嗎?”


到那時若我還能鼓起勇氣抬起頭回答,笑著對他們說:
“哈哈!那可能!可我沒能有過夢想啊!”


哐當一聲!
我聽見了,聽得很清楚,
我曾在腦海裡演繹無數遍的夢想,最終碎了一地。


“哎!”
終於,如釋重負地,
我親手把我的夢想給砸了。



祝 好
吹雪



一位有故事的程序員

(Best Regard)

Show Disqus Comments

Post Directory

扫码关注公众号:吹雪
发送 290992
即可立即永久解锁本站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