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 卡布奇諾

2020/10/18

“今天你要來點什麼?”
“請給我一杯卡布奇諾”


這是正常人會回答的話,如果是我,我應該會說:


“今天你要來點什麼?”
“請給我一杯高濃縮乳清蛋白”


//


我想大家應該都有過走在路上看到流浪貓貓的經驗。今天我要說一個故事,故事的主角是我與我的朋友,其中我的朋友是富有同情心的一個人。


和朋友有次走過一個滿是花草的郊區,植物很多,不過我說不出來是什麼品種,在我眼裡那些植物看起來長得都一樣。朋友在旁邊停下腳步看見一隻小貓。那隻貓很瘦,髒得很,毛毛凌亂,看得出應該很久無家可歸,大概是失去媽媽了。


朋友跑去不遠處買了一盒便當,小貓吃的又快又急,讓人看了心疼又好笑。


我跟朋友對望了一眼。
“今天吃飽了,明天呢?”他問。
我沒有答案。


朋友最終還是帶回家了,取名為小花,可能是在花叢旁邊發現的吧。


自此以後,他的動態就充滿了他與小花的照片。偶爾出來聚餐的時候都會聽到他抱怨小花都分不清食物與水,有時會吃下不該吃的跑了好幾趟醫院,下嘴不知輕重。


“我說,你後悔了嗎?”
“怎麼會呢!”他說。


放下手中的卡布奇諾咖啡後,他又滔滔不絕說著每天起床都是被喵喵聲叫醒,然後小花還會用她的鬍鬚去蹭我朋友的臉,冬天了還可以搖身一變變成免費附贈的暖暖抱枕趴在他的大腿上。


“他挺開心的嘛!”我想。不然也不會在說這些抱怨的時候,眼裡閃爍著光芒,藏不住的喜悅。


//


這個故事不止關乎善良,更關乎愛。


如同故事中的小花,我們大部分的人,無非相貌平平,能力平庸。為什麼這樣我我們不被雙親遺棄,反而被養的白白胖胖?大概在父母眼中,我們多少還是有優點的吧!


並不是說這是父母一廂情願,我想他們所認為的那些優點,我們身上確實存在的,只是人們不像他們那樣愛著我們,便不會去了解罷了。


常說生活中不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卻沒人說發現美的眼睛是什麼?


會不會是相信自己的心呢?


//


太宰治那句被人廣為傳頌的:“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雖然嚴格來說並不是出自太宰治,而是昭和時代初期的日本詩人──寺内寿太郎)


從小,我們就承載了太多太多所謂外界的期待,我們不斷迎合外界的看法與期待,壓抑著心中對美好世界的認知,有才華的人發現人外有人,被壓抑成別人希望的樣子,一事無成的人卻為了過上好日子而抑鬱寡歡。


即便雖然有小撮人在世界之巔綻放耀眼光芒,但更多人其實在世間汲汲營營、兢兢業業為了生計奔波,也許總有那麼一刻,也許是照鏡子時瞥見鏡中骯髒落魄的自己,身上的種種不堪,背後壓得讓人喘不過氣的壓力,一度想放棄生命。


“這麼差勁的自己,活著只會給他人帶來麻煩,沒有價值的自己,怎麼努力都不能變好。”


可是,即使這樣,居然還在掙扎著活著,只因為沒有直面死亡的勇氣。


“我曾經想過要死去,是因為你很美麗的笑著,腦袋裏只有關於死亡的思考,一定是因為對於活著太過認真了。”
“我曾經想過要死去,是因為還沒遇見你,因為有像你那樣的人誕生了,讓我稍微喜歡上這個世界了。”
“因為有像你那樣的人生活著,讓我對這個世界稍微有些期待了。”


分享我很喜歡的一首歌: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祝 好
吹雪



一位有故事的程序員

(Best Regard)

Show Disqus Comments

Post Directory

扫码关注公众号:吹雪
发送 290992
即可立即永久解锁本站全部文章